大发体育

杜兰特的受伤打乱的尼克斯的补强计划

m88明升资讯)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见到尼克斯球迷在选秀节目会时传出嘘声了,2019年选秀节目会刚落下帷幕,早起就与纽约眉来眼去的巴雷特(RJ Barrett),总算如愿以偿变成大苹果的一名,并非如此前传言般变成麦迪逊获得球星的交易筹码。在纽约人挑选这名超级天才侧翼后,所意味着的会是这座美国第一大城,在亲身经历过风雨后再次塑造耐心的第一步吗?一切还是得从2019年总决赛刚开始谈起。
在杜兰特(Kevin Durant)倒地之前,尼克斯的筹算是准备在自由市场上,征募这名当今最难解的攻击武器装备作为纽约新广告牌,并有相当于高概率准备以目前财产变卖成另一名球星,而依据那时候的传闻这名球星名叫戴维斯。


总决赛扰乱一宗春水,只有根源还是来源于于乐透抽签那一瞬间产生的,当鹈鹕变成状元的那那一刻,联盟形势的动荡不安好像就变成定局。
尼克斯正是威廉森(Zion Williamson)披着纽奥良战衣的主要受灾户,做为本季第一坦王却只能探花能选,抽中顺位当下自由女神的嘴巴不知道是不是也跟随松驰。这个夏天继篮网以后坐享第二多薪酬空间的球队就是尼克斯,于扣除如乔丹(DeAndre Jordan)这种将变成自由球员的薪酬占额后,纽约依然有约57M的空间得以延揽最少一名顶薪球星,但那么问题来了,尼克斯应当如何签?除巴雷特外,球队中的关键战斗力分別为史密斯(Dennis Smith Jr.)、诺克斯(Kevin Knox)、崔尔(Allonzo Trier)及罗宾森(Mitchell Robinson)。
有意思的是,抛开巴雷特外对大苹果来讲并没有非卖品,但现在尼克斯并不一定急切交易球员,甚至严格来说球队现在的主战力全都要不就还正在跑新手合同,要不然就是说领如中产那样的低薪。正由于这般,尼克斯在这个夏天的挑选就越来越格外关键。
基本上依据罗宾森上季的表现来讲,曼哈顿针对禁区的要求其实并不多,大约只必须再补一位合格的内线即可,否则球队准备找像佛西维奇(Nikola Vucevic)这类有能力核心体系的球员你就另当别论。因此接下去主管培瑞(Scott Perry)该环顾的是现在;将来中锋或侧翼的战斗力考虑。
纽约早已等不及了,自他们脱离东区强权很久后,纵然连续不断在乐透区彷徨却自始至终沒有进度,即使曾经拥有拉脱维亚长人却还是未能他会留到这座大城市。细心与否将会是今年夏天,不管针对老总多兰(James Dolan)或尼克斯迷最关键的课题研究。
以实际方面而言,现在依然“身心健康”且还有机会入主麦迪逊的球员寥寥无几,厄文(Kyrie Irving)、拉塞尔(D’Angelo Russell)与沃克(Kamba Walker)都各有属意的球队,且球队针对后卫的要求相对性较低;米德尔顿(Khris Middleton)和巴特勒(Jimmy Butler)都 呈现相当于高的留队意向;伦纳德(Kawhi Leonard)也是在得冠后无法征募,那样的局势使纽约觉得相当于难堪,贵为联盟第一大市场球队,却沒有球星想要赏脸与之拼搏,那极大的薪酬空间也没球星能签,因此也许正由于如此,尼克斯才应当挑选更为实干的方式。
在选秀节目大会主持词沒有展开交易就是培瑞挑选让美国第一大城接受现实的时刻,21岁的巴雷特有着无可限量的未来,两者之间用于交易比不上让这名情系纽约的小孩变成尼克斯的将来。
“巴雷特将会变成球队文化重构的根基,而我们也坚信他将变成下个联盟顶级球星。”在培瑞以第二顺位挑选这名超级天才新秀时说到。坐享巴雷特、史密斯、诺克斯与罗宾森就相当于能够闯入NBA季后赛吗?参考答案好像是否定的,而这也就是尼克斯迷的担心之处。
因而球队2019年有几种计划方案能够挑选,第一:用剩下薪酬空间去签短约即战斗力等候明年自由市场再抓大鱼,就现阶段来讲最还有机会在2019年再次待在NBA季后赛的球队分別有猛龙、溜马、76人与篮网,这也让比较孱弱的东区有NBA季后赛的隙缝可钻,要是别签过于溢价的合同,基本上那57M的薪酬空间彻底还有机会补好一单有整体实力的绿叶子。
第二:先签下杜兰特后补绿叶子,或许其实彻底依赖于杜兰特自己的意向,这名前最有价值球员是2019年自由市场里面惟一因年资超出12年,因而资质得到38M起薪占有团队薪酬35%顶薪的球员。
这都是具很多薪酬空间的大苹果优势处,更遑论纽约的经济市场不可限量,对近年来项目投资有方的杜兰特来讲绝对是考虑对象。只不过是这笔签订对尼克斯的风险性取决于,他们不敢相信这名巨星的还原水平到哪儿,纵使仅有7取得成功力的杜兰特仍具相当于大诱惑力,只是尼克斯必然就得空等1年待其再出,或许这不容置疑是要签了前者所必需担负的付出代价,却也很将会是最好是的计划方案。
原因取决于,由于现阶段球队仍享有新秀的薪酬收益,反倒让自己有充足的時间等你明年杜兰特再出后大举进击东区,且就算签了杜兰特后,他们还是有必须的能力签了别的顶级绿叶。
这对2019年浑沌的东区而言,也会是个趁乱增涨的机遇,更能在这年决策是不是要汰更换2019年将变成受到限制自由球员的史密斯,以及是否要于隔年和罗宾森等人提前谈妥续约当成评估时期,因此这点个人认为是最佳的方案。

最后一点则是透过“Plan B”找如哈里斯(Tobias Harris)、巴恩斯(Harrison Barnes)这类接近顶薪但母队未必会留的球员,尼克斯所具备的条件完全足以用高薪抓下这类球员,不过这里需考虑的则是要怎么签。

最好的方法当然是先签短约,到隔年于自由市场上重新操盘组成强权,既可顾到现在又能顾及未来。另一个签法则是以长约绑住球星,但这样却可能出现溢价合约,到之后反而会因该球星的薪资占额,而在球队达到上限后难有突破,如果有这一刻那也将成为尼克斯再次进入混乱的时刻。

就今年培瑞的操盘而言,曼哈顿似乎终于愿意放下急功好利的性格,转以长期规划建队的方式打造新尼克斯,巴雷特的加入能否成为纽约的救赎,或许再过不久我们就能知道答案

评论已关闭。